[新聞] 日本宣告「寬鬆教育」失敗,捧素質教育的該看看

幾天前,日本文部科學省(等同於我國教育部)發布了2020年起將在小中高學校依次實施的新「學習指導要領」,新要領大量增加了學校課程的課時和內容,被人們解讀為告別「寬鬆教育」(ゆとり教育)的宣言。

按照日本每10年修訂一次課綱的慣例,「寬鬆教育」已經經過了兩次「轉向」。 2011年,日本對「寬鬆教育」開始進行微調,最近這一次算是徹底叫停。外界對此解讀為「寬鬆教育」下產生的「寬鬆世代」(ゆとり世代)——87-96年出生的這一代——被日本政府默認為是政策反覆之下的失敗品。

 
那些「寬鬆世代」們

所謂日本的「寬鬆世代」指的是接受2003年起新實施的「學習指導綱領」(大規模削減了課程內容和學習時間)的一代學生,出生在1987年之後的學生是第一批接受新的「寬鬆教育」的「實驗品」。但1994-96年出生的學生從小學一年級開始便全程接受「寬鬆教育」,有時也稱他們為純正的「寬鬆世代」。

「寬鬆教育」的提出,有這麼幾個背景,一是對過去填鴨式教育下學生壓力太大的醒思,政府響應號召減負減負。二來,日本社會少子化現象和大學擴招疊加,大學入學率提升,幾乎達到零淘汰入學,沒必要搞填鴨教育。

 18歲人口和高校畢業生數量減少到人口峰值的一半左右,而大學錄錄取人數逐年增多,大學入學人數達到過去的三倍多,現已是全員上大學的年代。

「寬鬆教育」下,原本週末要上課的緊繃教育環境,一下子鬆弛下來。嚴格規定學生一周只上五天課,還要安排綜合學習時間,通俗點說,就是讓大家玩。這還不夠,不僅課時減少,課程的內容也大為削減。

日本流行J-Pop樂團以桑田佳佑為主唱的南方之星(Southern All Stars)在新曲《ピースとハイライト》(Peace and highlight)中就有那麼一段歌詞來嘲諷日本歷史教育的現狀:

「教科書講到現代史之前就結束了,可那才是我們最想了解的啊,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因為日本高中教的日本史分成日本史A(近現代為中心)和日本史B(古代開始的通史),除了部分國立大學以外,大多數大學不提供日本史A的考試,只考有關古代史的日本史B,這也許有避免爭議的考慮。不列入考試內容,大家自然不會去認真學習。結果年輕一代更加淡忘日本近代的教訓和侵略鄰國的歷史。對此,有部分保守人士不以為意,竟然以日本學生歷史知識的匱乏來譴責鄰國進行的愛國主義洗腦教育。

學生是「寬鬆」了,但日本的基礎教育也垮了。這一代人被外界打上了腦袋空空、目中無人、胸無大志、唯唯諾諾等標籤。

 
雖然一概而論有失偏頗,但也反應了某種事實。

「寬鬆教育」下的亂象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籌劃的、對全世界15歲學生學習水平進行的測試。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簡稱PISA)排名中,日本的學生連年敗下陣來。中國上海地區的學生年年位列第一、而韓國、香港、台灣地區學生的表現也普遍優於日本。這被認為是由於實行「寬鬆教育」的結果之一。

此外,「寬鬆世代」們的課堂表現也堪憂。沒有了學業壓力,怪物小孩(monster children)開始成為日本校園中熱門的詞彙。儘管媒體不敢公開說,但學校中老師被學生欺負或被學生無視隨處可見。

筆者有一位同學,兼職任教於日本某著名大學附屬女子高中。某次筆者路過探望,發現他孤零零地站在講台上對著空氣講話。而下面的女學生亂成一團,有的在化妝、有的在滑手機、有的乾脆拿出午餐、零食大大方方地吃了起來。嬉笑吵雜、儼然把教室當成了遊樂場。

最後,「寬鬆教育」還擴大了教育不平等。有人戲謔地把日本高中生分為「直升梯學生」、「扶梯式學生」和「樓梯式學生」。

 
上面女子高中的學生就是「直升梯學生」。他們從小學開始就讀於系列學校,即便不學習都能進入該系列學校頂端的某所頂級私立大學。只有在選擇大學系別和專業時,成績才能派上用場。這類私立系列學校的學費高得驚人,換算成人民幣大約要每年十萬元左右。也就是說,「直升梯學生」都屬於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生勝利組」。那麼家庭條件不如他們的學生怎麼樣呢?

一種出路,是在中考時努力考上系列大學的附屬高中——只要家裡負擔得起高額的私立高中學費。從此高中階段便不用努力了,被稱為「扶梯式學生」。不用在高中階段努力學習了。

而剩下的初中成績差強人意,或是家裡條件不好的孩子,就只能像走樓梯那樣,靠自己一步一個腳印去考大學。

問題是,他們考得上嗎?

由於學校教育寬鬆,學生「吃不飽」。現在的日本,已經到了不上校外私塾就無法考上好大學的地步。

根據日本對高中畢業生的調查,考上東京大學的學生85%上過私塾,而早稻田大學、慶應義塾大學、一橋大學等日本著名大學這個比例高達95%。日本私塾正是藉著「寬鬆教育」推行的東風,才得以迅猛發展。這反映出了普通學校教育質量的低下,也體現了家長也對「寬鬆教育」的不安。

「寬鬆世代」的未來並不寬鬆

 
此次文部省承認「寬鬆教育」的失敗,對於「寬鬆世代」而言實在太過殘忍,但實際上所謂的「寬鬆世代」從小的日子一直就命運多舛。他們無法像父輩人那樣享受高速經濟成長帶來的好處,更無法和80年代末90年代初踏進社會的「泡沫經濟」一代相提並論。當時由於日本泡沫經濟衝到頂峰,人才市場完全處於畢業生的賣方市場,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一直在80%以上。

「寬鬆世代」的童年生活是在日本泡沫經濟崩潰後不景氣和不安定的社會狀態之中渡過的。在行將踏入社會時又碰上次貸危機引發的就業「冰河期」,據說2010年畢業的日本大學生之中,每七人就有一人選擇「留級「,期待來年就業市場好轉後再度求職。踏入社會後,他們又必須面對不穩定的僱傭狀態和日本20歲-29歲年輕人平均收入年年下降的窮忙(working poor)現實,而現在所幸被國家承認是實驗的失敗品。

回想當年,日本教育也曾是鄰國競相模仿的對象。中國也曾在20世紀初興起了留學東洋的熱潮,當年的留日學生中湧現了一大批改變近代史的人物。同樣的,在西方已開發國家,日本的教育尤其是基礎教育也曾備受讚譽,日本教育下培養出來的優秀的中層管理人員以及高素質的勞動者被認為是日本經濟奇蹟的最大原因。

但隨著日本走入「失去的二十年」的頹靡之中,日本的教育除了能引起鄰國關注的教科書問題之外也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日本近代以來一直引以為豪的基礎教育也是去了往日的魅力,而是和校園霸凌、學級崩壞和學力低下這些負面詞彙相伴。

日本的教育究竟發生了什麼問題?這或許不是日本教育孤立的問題,而是日本完成對西方的「趕超模式」之後所爆發的綜合症候。教育是否只是一味滿足於「趕超模式」而難以適應多變的全球化世界的日本社會的一個縮影呢。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Whatsapp 是
+852 53188700



友好鏈結
醫美 , 婚禮 , 甜品 , 旅遊 , 情趣用品 , 牙醫 , , 眼科 , 素食 , 包場 , 頭髮 , 健康 , 化妝品 , 安老 , 理財 , 零食 , 旅行社 , 清潔 , 搬屋 , 移民 , 日旅 , 文憑 , 台旅 , 才藝 , 曼旅 , 保險 , 辦公室 , 求婚 , AM荃灣牙醫 , 同志 , GT , 源旭 , 移民資訊網 , 泰國 , 亞美尼亞 , 西班牙 , 斯洛文尼亞 , 塞爾維亞 , 阿爾巴尼亞 , 波蘭 , 台灣 , 日本 , 英國 , 歐洲 , 香港人移民資訊網 , 塞爾維亞 , 泰國 , 波蘭 , 台灣 , 日本 , 澳洲 , 加拿大 , 英國 , 歐洲 , 旺角牙醫 , 中環骨科 , 移民諮詢網 , 塞爾維亞 , 波蘭 , 台灣 , 日本 , 澳洲 , 加拿大 , 移民傳媒 , 塞爾維亞 , 香港人移民諮詢網 , 塞爾維亞 , 移民小貼士 , 塞爾維亞 , PepsiMedia , 曼谷植髮 , 曼谷植髮 , 曼谷牙科 ,

SM , SM情趣用品 , SM旅遊 , SM美容 , SM香港生髮 , MS , MS尖沙咀脫毛 , MS銅鑼灣脫毛 , MS旺角脫毛 , MS中環脫毛 , MS中環中醫 , MS旺角中醫 , MS香港中醫 , MS尖沙咀中醫 , KM , KM留學 , KM情趣用品 , MK , MK中環骨科 , MK銅鑼灣美容 , MK尖沙咀美容 , MK中環中醫 , MK旺角中醫 , MK香港中醫 , MK尖沙咀中醫 , MA , MA尖沙咀脫毛 , MA銅鑼灣脫毛 , MA旺角脫毛 , MA中環脫毛 , MA香港物流 , MAHK物流 , MH , MH命理 , MH旺骨 , MH荃灣牙醫 , PH , PH綠松石 , PH荃灣牙醫 , PH旺角牙醫 , PH將軍澳牙醫 , PH坑口牙醫 , PH深水埗牙醫 , PH柴灣牙醫 , PH尖沙咀牙醫 , PH中環牙醫 , PH銅鑼灣牙醫 , PH香港泌尿科 , PH香港泌尿科 , PH旺角泌尿科資訊網 , PH中環泌尿科資訊網 , PH香港嬰兒用品 , PH香港嬰兒用品 , PH香港皮膚中心 , PH香港紋身 , PH香港紋身 , PH銅鑼灣美容 , PH尖沙咀美容 , PH香港搬屋 , PHHK搬屋 , PHHK , PHHK , PHHK , PHHK , PHHK , PHHK , PH香港婚紗 , PH中環咀婚紗 , PH尖沙咀婚紗 , MP , MA , MH , MH曼谷咖啡 , PHK , PM , PM , PM , PM , PM , HKAM , 亞美尼亞旅遊 , MUK , PUK , PK ,
2019.12.14
LL